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侠者大也

做一個願意傾聽內心聲音的踐行者

 
 
 
 
 

日志

 
 
关于我

文章做到好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事业做到此处,无有偶然,只是执着。年越而立,经世繁多,积累经验,善于管理,传道授业,精于培训,跨行解惑,实战把握。《沟通之道》《我们应该学习什么文化》《向军队学管理》《TTT内训师培训》《决战终端》《打造和谐团队》《如何打造高绩效团队》《企业文化建设》《晋.魂》皆为精时之作,秉承“修和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做人原则,诚心为企业寻找发展之道,寻求生存之法,寻觅现实之术。“海到尽头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岸不知何处,心在此处,峰在此处。

网易考拉推荐

企业家,什么时候走出水浒式的江湖  

2011-10-11 11:33:10|  分类: 管理真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企业家,什么时候走出水浒式的江湖 - 李侠训练 - 李俠訓練管理諮詢機構
 

     在中国做男人的第一本启蒙小说中,《水浒传》大概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本,以至于俗话有“少不看水浒”之说。最近我耐心看完电视剧《水浒》,很是有感慨,有位社会学大师叫韦伯,写了一本书《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心意思是说西方市场经济的发展与清教有关,正是清教中的“节俭而禁欲”、“视赚钱为弘扬上帝光芒”的精神,使得小打小闹的商业活动上升到企业家精神,从而实现了西方国家发展的“突破”。
中国古代的商业活动从规模与数量上讲,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然而为什么中国出不了企业家?中国古代的市场经济为什么不能够大发展?一部《水浒传》可以说作了最好的解释,因为集市贸易要上升为市场经济,最重要的关键在于组织的强大与制度对利益的保证,而建立强大的组织与制度,背后是组织凝聚人心的文化,以及制度对个人利益的尊重。正是在这一点上,《水浒传》形象地刻画了中国组织文化与制度的基本,那就是“兄弟情义”与“有福共享,有难同当”的江湖文化。
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能够聚在一起,官逼民反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一个“义”字。从七位好汉劫了“生辰纲”上梁山开始的晁盖时代,讲究的是“聚义”,强调的是“兄弟之义”,在这里,义其实是一种“准血缘关系”的合作方式,这种合作方式有时甚至超过血缘关系,《三国演义》中的刘关张“三结义”就是一个很好的典范。所谓“聚义”,讲的就是大家以兄弟相称,组织中的“大哥”便是领导,然后以“兄弟的大哥也是我大哥”的逻辑,来依次实现组织管理的权力分配。
宋江上山是水泊梁山的第二阶段,他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把“兄弟结义”上升到对接“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忠”,其实就已经让梁山文化招安了,后来真正离开水泊进入官军之列,不过是这种文化的具体实现而已。因为“聚义“是一种民间草根性的组织形态,是一种“不分好坏,只分情义”的组织合作方式,但“忠义”则就不同了,“忠”往往是与“君”联系在一起的,“义”的前面加上了“忠”,就表明了民间草根的兄弟之义,要上升到官方“替天行道”的“社会之义”。
也正是从“聚义”改为“忠义”开始,梁山阵营其实已经分化成两个体系,一个是以李逵,武松,鲁智深,阮氏兄弟等为代表的草根体系,这个体系的目标是“兄弟快活”;另一个是以卢俊义,杨志,呼延灼,关胜,为代表的旧官员体系,这个体系的目标是“为国尽忠,清史留名”。
应当说,强调 “快乐吃喝的兄弟聚义”对草根阶层足够,但要想招纳一些在社会上有足够名誉与地位的“体制内好汉”,没有“替天行道”的“忠”是不行的,所以宋江招安并不是他一个人的追求,而是一百零八将中“离开体制内”的那些失意者,要重回主流社会的追求,而没有这种追求,梁山短时期之内要招纳那么多人是不可能的。
宋江应当说是这两个阵营中间的核心人物,也是这两种“义”的平衡者。“仗义疏财及时雨”的名号,清晰地的表明了中国社会组织凝聚的文化传统,那就是要想形成大型组织,最重要的是“人心”,而人心中,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财富分给其它需要帮助的人。反过来,那些受到过帮助的人,不仅未来要“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且要传播这些仗义疏财的义举,从而形成一个鼓励帮助弱者,打击欺压弱者的江湖文化,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小县城的押司宋江,居然能够在江湖拥有如此巨大的“品牌号召力”的原因。一部《水浒》,讲清了中国创建与发展组织的文化基因,那就是“情义文化”。
现在我们来看水泊梁山的制度体系。梁山也是有制度的,有专门的人与专门的“军法”,还有带有赌注性的“军令状”,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制度服从于“义”与“忠”。作为政府官员的宋江放跑晁盖等人,反而赢得一片喝彩,便是江湖文化中“制度与情义”孰轻孰重的最好说明,这种草根文化深深地渗透于每个角落,甚至宋江犯罪发配,都没有人愿意执行,弄得宋江只有自己执行自己的发配。
按产权经济学的研究,制度是一种减少经济活动中交易费用的一种手段,现代企业制度就是适应更高级更复杂的经济活动的产物。那么中国商业活动中为什么建立不起现代企业制度?这是因为我们找到了另一种减少交易费用的手段,那就是准血缘的兄弟结义体系。
大家都是兄弟,凭心交易,论功行赏,这样的江湖文化的好处是简单与高效,但最大的问题就是所谓的“熟人文化”与“生人文化”。也就是说,水浒式的江湖文化其实是一个封闭的圈子,杨志在攻击晁盖等人杀富济贫的时候就质疑:“你们劫的十万贯是如何分的,不就是在几个兄弟之间分吗?分给天下穷人了吗?”
这就是江湖文化的特色,对生人讲制度,但对兄弟对圈子中的熟人就要讲情义了。“兄弟之间”谈钱,那不是见外了吗?这是一方面,利益冲突是客观存在的,万一真出现矛盾的时候如何办?解决的方法是“能人政治”,人们需要一个懂得江湖潜规则的“及时雨”来解决江湖纷争,而老大解决问题的方式也非常简单,那就是“义字当头”,只不过这种“义”是局限于兄弟范围的,为了兄弟可以牺牲其它人的利益,以情感与道德替代规则,独裁便产生了。从情义开始,到独裁结束,一部《水浒》也讲清了中国组织与制度深化的逻辑主线。
在很多民营企业中,我常看到供奉着的关公像,在一片现代化的设备包围中,红烛黄香的关公供奉台很是不协调,但这就是中国不少民营企业家凝聚人心与管理组织的内心写照。
在相当多的企业家心中,最好的组织方式仍然是“义”,最好的制度设计仍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更重要的是,这样的组织与制度设计在企业创业期与成长期,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以至于“中国式管理”的呼声此起彼落。
但现代企业制度毕竟是建立在另外一种逻辑之上,那就是尊重人格独立与个人利益,并以此为基础来设计组织与制度。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企业最大的挑战并不是业绩,而企业家本身,如果企业家不能够超越水浒式的江湖义气,去学习与拥抱现代商业文明,那未来的结局会是什么?
市场经济从来就不仅仅是一种赚钱的交易体系,更是一种关于个人价值与组织合作的文化体系,在这一点上,中国的市场经济建设才刚刚开始,而衡量这一建设的时间周期是五十年,一百年,而不是短短的三十年。
企业家,什么时候走出水浒式的江湖 - 执行主席 - 【中国企管点评】 

------------------------> 姜汝祥 发表于经济观察报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