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侠者大也

做一個願意傾聽內心聲音的踐行者

 
 
 
 
 

日志

 
 
关于我

文章做到好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事业做到此处,无有偶然,只是执着。年越而立,经世繁多,积累经验,善于管理,传道授业,精于培训,跨行解惑,实战把握。《沟通之道》《我们应该学习什么文化》《向军队学管理》《TTT内训师培训》《决战终端》《打造和谐团队》《如何打造高绩效团队》《企业文化建设》《晋.魂》皆为精时之作,秉承“修和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做人原则,诚心为企业寻找发展之道,寻求生存之法,寻觅现实之术。“海到尽头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岸不知何处,心在此处,峰在此处。

网易考拉推荐

邓文迪:典型的掘金者、不成功商人  

2013-07-05 18:14:48|  分类: 特别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文迪:典型的掘金者、不成功商人 - 李侠训练管理咨询机构 - 侠者大也 LIXIA Training

 

 历经与邓文迪14年的婚姻,现年82岁的默多克看起来仍活得不错。他似乎已不担心孤独终老,而是要迅速摆脱自己那正值盛年、醉心于名利场的现妻。但邓文迪是一个战士,她舍得一身剐,会为自己不愿失去的东西战斗到底。这的确为新闻集团的未来走向增加了新的变数。

        有一件事情值得关注,虽然跟离婚不直接相关,但可能会影响到默多克未来的财产处置。默多克患有前列腺癌,这意味着他不大可能继续保持生育能力,但邓文迪与他有两个孩子,这表明他们借助了冷冻精子技术。既然他们可以用这些精子制造出两个孩子,这可能意味着还有默多克更多的精子被冷冻着,那么这些精子还能制造出更多的孩子。

        想想看,默多克是一个如此富有的世界顶级媒体大亨,他仍有精子存于世上,可能被人拿去利用。因此,默多克的精子在谁的手里,默多克还是邓文迪,或者甚至还有第三人,很可能又增加这整件事情的变数。

     默多克的精子在谁的手里,默多克还是邓文迪,或者甚至还有第三人?很可能增加这整件事情的变数

        口述_艾瑞克·埃利斯(EricEllis)整理_本刊记者关雪菁编辑_萧三匝

        “文迪还要照顾两个孩子,但每个人都认为她在等待时机,她总是在寻找机会插手进新闻集团内外事务。而鲁珀特·默多克与她关系又很近。大家都等着看她成为一个崛起的玩家。据我所知,在后鲁珀特·默多克时代低估她,将是非常愚蠢的。当拆分大战打响时,她会在场,她的两个孩子已手持餐刀切入后鲁珀特·默多克时代的馅饼里,并且越切越深。”

        6年前,面对记者艾瑞克·埃利斯(Eric Ellis)的提问,默多克的前资深雇员安德鲁·尼尔(Andrew Neil)如此预言默多克死后邓文迪将在新闻集团扮演的角色。

        然而历经与邓文迪14年的婚姻,现年82岁的默多克看起来仍活得不错。他似乎已不担心孤独终老,而是要迅速摆脱自己那正值盛年、醉心于名利场的现妻。2013年6月13日,默多克向纽约州最高法院提请与邓文迪解除婚约,原因是“这段夫妻关系已经无可挽回的破裂了”。

        据说邓文迪得知默多克要与自己离婚,震惊异常。她似乎没有预料到这样一天的到来。但另一方面,她与默多克分床而居多年,近4年又将自己的生活调整到战斗模式:开办大脚(BigFoot)电影制作公司;联合创办艺术网站Artsy。她近乎激进地推进着自己的个人事业、拓展着自己的社交圈子,这些举动看起来又像是邓文迪在为自己铺后路。

        在西方媒体眼中,邓文迪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不成功的商人、沉不住气没熬到默多克离世便要下堂的妻子。她对默多克、对自己的两个女儿充满了控制欲。她的前保姆Ying-ShuHsu在2012年对Gawker.com(一家非常有影响力的明星追踪网站,2006年曾激得乔布斯与其开战)爆料说,有邓文迪在的地方就是一片战场,她苛待员工,脾气暴躁异常。2006年,这位保姆在邓文迪在贝弗利山的宅邸中被一辆儿童三轮车绊倒摔碎了膝盖——这算是工伤,但是邓文迪只是给了一笔可怜的遣散费便将她打发了事。

        现在,大家都在问,她真的有能力颠覆新闻集团吗,她的时代落幕了吧?但邓文迪又是一个战士,她舍得一身剐,会为自己不愿失去的东西战斗到底。这的确为新闻集团的未来走向增加了新的变数。

        2007年时,艾瑞克·埃利斯接受澳洲杂志《好周末》(Good Weekend)委托,花了3个月时间,用25000美元走访徐州、广州、北京、美国,试图勾勒出邓文迪的生活轨迹。艾瑞克曾在美国见过乔伊斯·辛顿——邓文迪前夫杰克·切利当年的发妻,邓文迪正是介入了这个家庭导致其分崩离析,从而为自己换来了一张绿卡。乔伊斯·辛顿是位非常友善的女士,但面对艾瑞克谈起那段与邓文迪有关的往事,她显得心烦意乱,回忆总是无法进行下去。

        艾瑞克的心血之作迫于默多克方的压力而无法在《好周末》刊出。虽然,最终这篇名为《文迪·邓·默多克》的文章得以面世,但内容已被审查阉割。

 以下为艾瑞克自述:

        我第一次听说邓文迪,是1998年我在香港做记者的时候。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当时与她一起工作。那个时侯在香港工作的大陆人还非常罕见,一家区域总部设在香港的西方公司雇佣一个大陆人就更加的罕见,但他们聘用了邓文迪。据我朋友说,她做得还行,没有什么太特别,不是很笨但也不是很聪明。

        她本来只是个小人物,一个星空卫视的实习生而已,直到她嫁给了默多克,整个世界都惊奇了,吓掉了下巴。在我做记者的职业生涯当中,我一直跟踪着默多克的动向,我就觉得这件事情有点令人悲伤,非常奇怪——默多克那么老,而邓文迪那么年轻,这在西方世界很少见,在中国也很少见。

        6年前澳大利亚杂志《好周末》的编辑找到我,要我来完成那篇关于邓文迪的文章,但最后这篇文章由于来自默多克方面的压力被放弃了。我现在非常确认,就是默多克方面阻止这篇文章刊出。我的一个朋友为澳洲一个非常富有的人工作,那个富人正是默多克的一个朋友。有一次,默多克和那人就我的那篇报道对话的时候,我的朋友正好在场,因此我最终得知就是由于默多克的压力我的报道被放弃。但这种压力并非默多克直接施加,而是由他的高管层在揣测“圣意”之后做出的举动。

        我觉得有趣的是,在我的稿子被压下来的那段时间里,唯一敢于以专业主义精神全文刊载我的文章的媒体居然来自中国。这可能正是从另一个侧面说明,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从来没有真正的在中国获得影响力,它在中国市场只是一个相当小的角色。我觉得中国在阻止新闻集团进入这件事情上做得挺对的,新闻集团在其它国家的行为事实上劣迹斑斑,默多克的新闻集团绝对算不进好媒体之列。

        作为对邓文迪做出深入详实报道的记者,我对邓文迪及新闻集团跟踪观察了多年,我丝毫不意外默多克、邓文迪有一天会离婚。我觉得,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默多克觉得被羞辱了,但我无法确认新闻集团的拆分是否与他们的离婚有关。

        在我为邓文迪那篇报道做调研的时候,就有许多传言说他们的婚姻很不稳定——这样的传言早就有了。我感觉这些年他们的关系每况愈下。我不知道默多克这边的私生活是怎样的,但坊间总在讨论邓文迪与一些男人过于亲密,这些人包括了MySpace的创始人、甚至默多克集团的一些高层,不过这些都是传闻而已。我跟踪了一些传闻,但确实无法确认他们的可靠性。

        有一件事情值得关注,虽然跟离婚不直接相关,但可能会影响到默多克未来的财产处置。默多克患有前列腺癌,这意味着他不大可能继续保持生育能力,但邓文迪与他有两个孩子,这表明他们借助了冷冻精子技术。既然他们可以用这些精子制造出两个孩子,这可能意味着还有默多克更多的精子被冷冻着,那么这些精子还能制造出更多的孩子。想想看,默多克是一个如此富有的世界顶级媒体大亨,他仍有精子存于世上,可能被人拿去利用。因此,默多克的精子在谁的手里,默多克还是邓文迪,或者甚至还有第三人,很可能增加这整件事情的变数。

        默多克有6个孩子,1个来自第一段婚姻,3个来自第二段婚姻,2个来自与邓文迪的第三段婚姻,而冷冻精子让第7个、第8个甚至更多孩子可能降生于世变得可能。如果未来又出来一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也同样可以分走默多克集团的一大块资产。

        很明显,默多克在第二段婚姻中所生的几位成年子女都不喜欢邓文迪。他们告诉父亲默多克,邓文迪不应该参与公司运营。

        默多克和邓文迪有真爱吗?基于我对她的过往的调查,我认为邓文迪是非常机会主义的,因此我认为她爱的是一种接近金钱、权力和名流的感觉,我不认为她真爱默多克。她只是爱上了那种好的生活。

        如果说默多克娶了邓文迪是因为他想打入中国市场,需要一张中国面孔为其站台,那默多克绝对娶错了女人。许多西方人认为邓文迪家很有钱,又有深厚的政治背景,但事实是她是个普通女孩,父母是徐州的普通工程师,没有什么背景。人们会说默多克娶了邓文迪是为了跟中南海打上交道,可这绝对不是邓文迪所长。

        有一件事情在西方媒体被讨论甚广:邓文迪的父母现在住在纽约,为什么他们要住在纽约?他们办理美国移民了吗?他们年纪很大了,美国政府一般不接受这样大年纪的移民者。他们70岁左右,不说英语,为什么他们要在纽约呆着?我有朋友在纽约见过他们,他们表示完全不想呆在那里。但他们还是获得了美国政府的许可,谁知道为什么呢?

        我这些年一直关注着邓文迪,我感觉她变得越来越冷酷。她变得越来越爱她在纽约的生活,和她那些名人朋友混在一起,她想融入那个名流圈子,成为其中一分子并将这种生活状态一直保持下去。我认为他们的婚姻状态也很不寻常。我感觉她成为了一个更为强大而冷酷的女士,抱定决心不惜代价也要维持住她的社会地位。

        当离婚成为既定事实,没人再关心邓文迪是谁了,她就是个nobody(小人物)了。就算她曾经是个somebody(大人物),也仅仅是因为她嫁给了默多克。看看她时常一起拍照的朋友,电影明星休·杰克曼、妮可·基德曼,这些人都为默多克的福克斯电影公司拍过电影。

        我认为,离婚后,邓文迪会变得很有钱,但不会有她跟默多克一起时那么有权力感。她会成为一个社交名媛,就像英国安德鲁王子的前妻萨拉·弗格森那样,出名仅仅是因为她的前夫。还有一个好例子是印尼总统苏加诺的第四任日本妻子黛薇·苏加诺(前艺妓,原名根本七保子,与饭岛爱生前私交很好),印尼政变后,苏加诺被囚禁,黛薇流亡法国,凭借苏加诺在瑞士银行的巨额存款成为法国社交名媛。随后移居美国继续名媛生活,近年来又转回日本定居,出裸体写真,对日本演艺圈开骂。

        邓文迪一直试图证明自己的商业才能,但她的公司完全不成功。她说她是个商人,但从来没有成功案例。在邓文迪和默多克14年的婚姻中,我没有看到有任何证据表明她为新闻集团带来了什么影响。邓文迪是耶鲁大学管理学院董事会的顾问之一,如果你看一下耶鲁大学管理学院的董事会顾问列表就会发现,其他顾问的成就要比邓文迪大得多,邓文迪能够获得这个位置就是因为她是默多克的妻子,她并非凭借自己能力而成功的。文迪的职业成就就是嫁给了默多克。

        邓文迪知道默多克要跟她离婚吗?我有一个朋友跟邓文迪很熟,她告诉我说,邓文迪非常惊讶默多克要跟她离婚,她的确不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西方媒体普遍视邓文迪为一个“掘金者”(golddigger),但默多克在英国议会下议院接受质询时险遭刮胡泡攻击时,邓文迪挺身救夫,为自己赢得了一些好声誉。而且她是一个前排球运动员,她还击的身姿就像完成了一个完美的排球扣球。

        在我对她进行调查的过程中,我的感觉就是,我不会想与她为敌,一旦站在她的对立面,她会非常有决心地凶猛地反击回来。她是一个战士,会为了保护她认为自己应该拥有的东西而战。

        我不认为她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女性,我做过我们报纸驻中国记者,我对中国女性有些认识。我认为中国女性非常智慧、强大,她们相信通过努力工作就能获得回报。邓文迪的生活中充满了各种捷径(大笑)。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