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侠者大也

做一個願意傾聽內心聲音的踐行者

 
 
 
 
 

日志

 
 
关于我

文章做到好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事业做到此处,无有偶然,只是执着。年越而立,经世繁多,积累经验,善于管理,传道授业,精于培训,跨行解惑,实战把握。《沟通之道》《我们应该学习什么文化》《向军队学管理》《TTT内训师培训》《决战终端》《打造和谐团队》《如何打造高绩效团队》《企业文化建设》《晋.魂》皆为精时之作,秉承“修和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做人原则,诚心为企业寻找发展之道,寻求生存之法,寻觅现实之术。“海到尽头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岸不知何处,心在此处,峰在此处。

网易考拉推荐

孔子不讲“言论自由”  

2014-12-26 09:34:54|  分类: 传统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不讲“言论自由” - 智舵.管理咨询 - 侠者大也
 
《荀子.宥坐》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
孔子做了鲁国的代理宰相,当政才七天就杀了少正卯。学生进来问他说:“少正卯是鲁国的名人啊。老师执掌了政权就先把他杀了,这不是弄错了吧!”

  孔子说:“坐下!我告诉你原因。人有五种罪恶,但是并不包括盗窃:一是内省通明但用心险恶;二是行为邪僻却又顽固不化;三是说话虚伪却还善辨;四是记述稀奇古怪而驳杂广博,五是赞同错误而又进行润色。这五种罪恶,一人只要有一种,就不能逃脱君子的诛杀,少正卯却同时具有这五种罪恶。所以,在他居住的地方,足以聚众成群,他的言谈足以掩饰邪恶,迷惑众人,他刚愎自用,足以反是为非,而独树一帜。这是小人中的豪杰,是不可不杀的。正是这样,商汤杀了尹谐,文王杀了潘止,周公旦杀了管叔,姜太公杀了华仕,管仲杀了付里乙,子产

杀了邓析、史付。这七个人,虽然时代不同,但内心同样邪恶,是不能不杀的。《诗经》上说:‘我忧虑重重,被一群小人所恼恨。’小人多了,那就令人担忧了。”

这是后世对孔子最为诟病的一件事——少正卯并未触犯国法,却被孔子诛杀。有人认为孔子这是在利用手中的权力排除异己,以莫须有的罪名诛杀无辜,就连孔子的学生都看不下去了。更有许多后世学者认为这件事是人为杜撰,因为这种事发生在孔子身上实在太不可想象。然而荀子作为一个儒家人物,杜撰故事欺师灭祖的可能性确实不大。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今天的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观来看,孔子的做法显然是错了。怎么可以因言获罪搞文字狱呢?法制社会应以法律为依据,怎么能一意不合就随意杀人呢?这是独裁者才干的事啊!可是孔子在人们心中怎么也不象个独裁者啊?

或许,这里还有更深刻的道理,我们还没有意识到的...

首先我们看少正卯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按孔子的描述,是五恶俱全,而这五恶却都不触犯法律。孔子所说的那五恶,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宣扬邪说,妖言惑众。妖言惑众到什么程度呢? 有史料记载:“少正卯在鲁与孔子并(对立,即唱对台戏)。孔子之门,三盈三虚,唯颜渊不去,颜渊独知孔子圣也……夫门人去孔子,归少正卯,不徒不能知孔子之圣,又不能知少正卯(之佞),门人皆惑”。看,连孔子的徒弟都被吸引去了,唯有最好的一个弟子——颜渊没有受其迷惑。跑到少正卯那边去的人听不到孔子的正道,听的都是少正卯的邪说,所以更加分辨不清,孔子的那些徒弟们全都被迷惑了。好厉害的少正卯,连孔子的这些弟子都分辨不清,那寻常老百姓就更不用说了。

按照今天言论自由的价值理念,邪说只要没有被法律禁止,没有对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同样受法律的保护。“你认为这是邪说,这只是你个人的看法,别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不能你说邪说就是邪说,你说打击就打击”。

看似很有道理。可是这却是一个漏洞,天大的漏洞。

邪说的危害很多人是认识不清的。尽管邪说一时未对人造成实质的伤害,可是当邪说一旦成了气候,就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当大量民众被邪说蛊惑,便会倒向邪恶的一面,成为被邪恶所控制的力量,那时再想控制邪说,为时已晚。所以这个后果非常严重,确确实实远非一般的小偷小摸可比。

二十世纪某邪说造成了上亿人的非正常死亡和大量贫困人口,至今仍有众多民众受其迷惑,危害全世界,是全世界公认的头号公敌。邪说的迷惑性极强,因为普通民众(也就孔子所说的小人,并无贬义)的智慧非常有限,非常容易受邪说的迷惑。“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邪说都有很强的诱惑力,都是针对人的贪念和欲望下手,所以更容易被普通民众所接受,普通民众对此类邪说通常是毫无抵抗力的,特别是社会道德严重下滑的时候。只有善于修身的君子才能不受诱惑,看清楚这诱惑背后的邪恶。比如当年某军的征兵广告是这么写的:“老乡,你想不交租吗?你想分财主的东西吗?你想有土地吗?你想睡东家的小老婆吗?那参加X军吧!”。而另一个招兵广告相比则弱爆了:“家有男丁,应征当兵;抗日报国,耀祖光宗!”。最后两军对战,后者完败。

我们回过头再看孔子诛杀少正卯这件事。少正卯具体讲了什么无从考证了,但是如果我们把现今流行于世的‘伟大’邪说对号入座,是不是可以对孔子的做法有进一步的理解了呢?

不错,少正卯确实没有触犯国法!所以用现在的言论自由的价值观来看,我们无法剥夺少正卯表达自己思想的权力!就是说,他可以畅所欲言,顺顺当当的传播他的邪说。接下来的事可以想象:民众都被忽悠,思想和行为开始变异,对社会造成重大伤害,一系列的悲剧无法避免的发生。然后有一天,人们开始反思、质疑、觉醒、抵制。。。

幸运的是孔子没有讲这个"言论自由",没有理这一套,直接把少正卯给咔嚓了,避免了后面的一系列悲剧。这样看来,孔子诛杀少正卯是破坏言论自由还是及时铲除奸佞的大智慧呢?

邪说可以迷惑小人(普通人),但不能迷惑君子(有修养、有智慧的人)。可是现实中小人的数量远远大于君子,所以在正常的社会结构中,君子应放在小人的上面,“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让君子以自己的修养和智慧来管理社会,才能达到更好的保护民众的目的。古代的科举制度也好,现代社会的民主选举也好,其真正的意义就是‘举贤’——选出君子,将君子们放在适当的位置上。但古代和今天所不同的是,今天小人们拥有了更多的权力——当小人们不理解君子的做法时,可以群起而攻之,将君子撵下来。而孔子则“恶居下流而讪上者”,就是说孔子极力反对下面的小人们攻击上面的君子。当然孔子这个观点是有前提的,居上面的人必须是有修养、有爱心、有智慧的君子,居下面的是少修养,少智慧的普通民众。孔子的这个主张可以有力的保障上面的君子不受下面小人的干扰,放手去做自己该做的事。 

如果把孔子放在现代社会,他是杀不了少正卯的,他会被小人们问责、弹劾、甚至起诉。孔子也知道这个下场,所以自然也不会去做了。所以,今天的这种言论自由,虽然保障了人们表达思想的权力,但同时也成了滋生邪说的温床。当然,在邪说造成悲剧之后,人们会反思、会醒悟,但那毕竟是在悲剧发生之后了。1994年,卢旺达发生大规模的种族屠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不能侵犯国家主权为由袖手旁观。在死亡100多万人之后,人们开始反思,最后形成了‘人权高于主权’的国际共识。而在2000多年前,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观点早已形成了这种价值观。所以在‘君子治国’的时代,那些先知先觉的君子们是绝对不会纵容种族屠杀这种事情的。而在现代社会里,君子即使有这种远见卓识,恐怕也是无能为力,因为普通的民众只相信制度,不相信君子。

不相信君子,也就失去了君子的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普通民众,也就无可避免的承受着各种邪说的侵害,留下来的人们则在后知后觉中不断的反思和成长。

这难道不是现代社会的一种悲哀吗?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